郑州城中村拆迁补偿:同村不同价引发不满

2014-07-30 13:45:24 来源: 中新网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

因不满低价补偿,一些村民的楼房仍在坚守。董飞摄

中新河南网郑州7月30日电(记者董飞)近年来,轰轰烈烈的郑州市城中村拆迁“运动”从未停歇。“郑漂族”栖居的村落如今越来越少,但每一座城中村拆迁的背后,总流露出一些村民(房东)的不满与租客难舍的哀愁。

一台台不知疲倦的大型钩机,日夜轰然作响……黄家庵、关虎屯、常砦等等,这些曾在河南省会郑州上演过“小繁华”的城中村,正在渐行渐远……如今已拆到郑州南三环的十里铺村。

而时下,十里铺村拆迁工作正陷入“僵局”。按照当地官方补偿标准,十里铺村原村民住宅按1:1转移安置,而近十年来落户于此的村民,则多被以120平方米的房屋进行补偿。

因质疑拆迁补偿标准歧视“外来户”,十里铺村60余户非原村村民拒绝拆迁。虽然已被断水、断电,他们依然坚守在废墟中的“孤岛”上,正与拆迁部门“周旋”。

有户口、有身份证仍被定为“外来户”

7月28日的一大早,张志启便来到十里铺村看守自家的楼房。他因对拆迁补偿不满,仍在与改造指挥部“冷战”。该村与他同样对补偿不满的还有60多户人家,“都在僵持着”。

十里铺村现隶属于郑州市管城区紫荆山南路办事处。这里的村民告诉记者:“今年5月中旬村里开始拆房,并对村户逐渐断水、断电。”

记者近日在十里铺村看到,大型钩机正在“当当……”作业,一些未达成补偿协议的村民楼房,仍在废墟中坚固的耸立着。

“如果拆迁补偿合理的话,谁也不愿当钉子户。”张志启所说的补偿不合理是指,“我们也是十里铺的村民,为什么补偿就和别人不同价。”

张志启回忆说:“2000年时,家人落户十里铺村,建楼房时共花了100多万元。楼房共六层高,1100多平方米。如今村里要拆迁了却只补偿120平方米房屋。而十里铺原村民的房屋补偿却是1:1,或者每人补偿180平方米房屋。”

他还向记者提供了其家向十里铺改建办,缴纳的“2万元”建房押金票据。

红色的瓷砖外墙,欧式的建筑风格,张志启家的楼房在十里铺较为引人注意。他现在最担忧的是,“怕房子被强拆或偷拆了。”

与张志启同样焦虑的邻居还有陈春景、张少立、凌建周等60多村户。陈春景告诉记者:“我家楼房共三层,600多平方米。”张少立家的也是600多平方米,凌建周家的800多平方米。他们均因不同意低价补偿,还在上访。

记者在十里铺采访时了解到,该村对上述村户赔偿少的原因系“外来户”。之所以说是“外来户”,“就是因我们是后来落户十里铺的。”张志启以及上述村民称,“但我们家人都有十里铺村的户口,还有身份证。”

同村不同价,官员称:有户口也不属村民

“有户口、有身份证,同村缘何补偿不同价呢?”村民们异口同声,质疑重重。

近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管城区十里铺改造指挥部副指挥长、紫荆山南路办事处主任王立磊。他表示,“经过区指挥部研究,出台补偿政策,他们不属于村民,不享受村民待遇。即便是他们把户口迁过来了,也是在这居住的居民。”

王立磊主任介绍说:“前期有个(补偿)政策有点不同,经过协商,大部分外地人都同意了。”王主任还进一步解释称:“居民与村民完全概念不同,村民是享受集体资产的村民。”

但上述村民却在近日接连向媒体反映,“多数村民尚未统一补偿标准,就连十里铺原村民还有数十户仍不满补偿,也未同意拆迁。”

事实上,城中村拆迁补偿同村不同价现象,各地并不少见。2013年11月份,郑州市西流湖街道小京水村拆迁,也出现过类此“怪相”。

2013年11月29日,《人民日报》对小京水村拆迁补偿问题报道,有100多户村民系多年前搬至该村,却被村委会认定为“非原住居民”,“同是本村村民,‘非原住居民’中向村里交5万元钱的就可以拆一赔一,没交钱的只能拆二补一。”

而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九条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被征收房屋的价值,由具有相应资质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按照房屋征收评估办法评估确定。”

上述条例第二十七条:“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

针对十里铺村拆迁补偿问题,河南华浩律师事务所李华阳律师分析说,根据上述规定,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首先需公布征收补偿方案,征求公众意见。如多数被征收人不认可方案,还需组织听证会,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况且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至少不低于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完)

相关热词搜索:同村 郑州

[责任编辑:]

参与评论

今日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