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银行打破大型国际金融机构僵局 或成备选世行

2014-07-11 16:20:11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界杯之后,巴西紧接着还有一次金砖国家的盛会。

  法新社昨日报道称,7月15日到16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将在巴西福塔莱萨市举行,而其中一个重磅消息,俄罗斯财长也于9日提前透露,称分歧已经解决,金砖五国领导人可以在新开发银行的“出生证”上签字了。

  如果这一银行成立,将是二战以来首次由新兴市场国家建立起的大型国际金融机构。

  今晨,《法制晚报》记者专访了“金砖四国之父”吉姆·奥尼尔以及印度金砖问题研究专家克里什内恩德拉·米那博士。两位专家称,新开发银行的建立不仅将促进金砖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并对国际金融体系产生重大影响,甚至是作为替代IMF和世行等西方金融机构援用贷款的一种“新型机制”。

  “金砖”出击

  建“金砖银行”互助 影响国际金融体系

  《法制晚报》:建立新开发银行还有哪些要解决的问题?

  奥尼尔:在即将举办的金砖峰会上,提出关于新开发银行的一些真正细节将会非常重要,否则在这一银行还没正式成立前,将面临失去可信度的风险。

  如今新开发银行还没有就在哪里设立总部等细节进行确认,此次会晤共同制定具体计划细则就包括需要就在哪里设立总部提出看法,银行的融资问题以及主要的借贷目的必须明确。

  相比于初期,现在已经不是谈论金砖国家建立银行重要性的时候,而是应该给出“怎么做”的具体计划。

  《法制晚报》:“金砖银行”能带来哪些便利?

  米那:新开发银行的建立不仅将提升金砖国家在国际系统中的地位,而单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也将会从中受益。新开发银行作为一个合作性的机构,在五个成员国的贸易往来之间,将起到“调解员”和“智囊团”的作用。

  这一机构内任何一个成员国经济困难时,将会得到这一银行的帮助,例如新开发银行将会以相对较低的贷款率提供贷款,或是以相比于IMF和世行这样的西方金融机构相对宽松的条件给予贷款。

  它将作为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经济体援用贷款的一种替代机制,对国际金融体系产生重大的影响。

  《法制晚报》:银行建立后资金会用在哪些方面?

  米那:金砖银行最初大部分的资金将会用于资助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这是这些国家紧迫需要的。而这之后,未来可能会导向资助一些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中,这些项目将重点关注环境发展。

  中国角色

  上海当总部优势多 可拉升银行身份

  《法制晚报》:据媒体公开报道,五个金砖国家中除了巴西以外,四国均推选了一个城市作为新开发银行的总部,您认为总部设在哪里比较合适?

  米那和奥尼尔:基于中国的经济规模是其他金砖国家总量的1.5倍,因此,选择中国的某个城市作为银行的总部才会有意义,而上海显然是最佳选择。上海是亚洲乃至亚太地区的主要金融中心,很多中国的跨国企业和主要亚洲银行的总部都在上海。因此,上海已经形成了其自有的商业网络。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金砖国家的大部分人口都分布在全球的两大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如果印度城市能够建立这样一个银行总部的话,自然将会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因此新德里也是总部的候选城市之一。但是相比于新德里的“获益”,上海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来的金融体系优势以及国际地位,将会从总体上拉升金砖国家,尤其是金砖国家银行的身份地位。

  《法制晚报》:总部如果选择上海,对上海又会有何好处?

  奥尼尔:如果上海成为金砖国家银行的总部,无疑将为上海带来金融便利。上海现在正在积极发展成为全球金融中心。金砖国家银行如果设立在上海,将是在上海建立的第一个真正的国际金融机构,将助推其金融发展。

  《法制晚报》:中国在金砖国家银行建立中扮演什么角色?

  奥尼尔:中国在金砖银行中的作用是最吸引人们注意的。中国拥有自己本身的大型发展银行,其实并不需要去支持金砖国家银行。而中国加入新开发银行,在我看来,是中国正在全球舞台上寻求其自己的角色,以承担其更多的全球责任。

  米那:作为新开发银行最主要的出资国和银行中的主要股东之一,中国的角色无疑是很重要的。无论是在国际体系、经济地位上还是经济规模上,中国已经可以与美国形成竞争,从这一意义来说,作为金砖国家银行的主要股东,中国对于金砖银行的贡献不仅与发展中国家息息相关,而且在金融体系中,将扮演着与西方金融体系的有力竞争者的角色。

  挑战西方

  成“备选世行” 增加金砖国家分量

  《法制晚报》:“金砖银行”发挥影响有何优势?

  米那:金砖国家这一集团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成员国之间的地理分布跨越了四大洲。这使得金砖国家将在他们各自的区域扮演着重要角色,例如南非在非洲,巴西在南美,中国在东亚。在这些区域,本身这些国家就拥有着地区的影响力。因此,这一点将会成为金砖银行发展其影响力的一大优势。

  《法制晚报》:对于西方国家更具发言权的世界银行和IMF,金砖国家银行成立意味着什么?

  奥尼尔:金砖国家在主要的国际金融体系中“代表名额分配不成比例”,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很明显,美国国会甚至不会认可“2010年的协议”,该协议允许让中国和一些金砖国家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有更多的“分量”。

  从这一点来看,金砖国家银行首先开启其自己的银行,无疑是他们对这一既定现实感到失望的“地位抗争”。而如果金砖国家银行最终发展成为世界银行和IMF“备选”的话,那么后者作用将大大减小。

  《法制晚报》:未来金融事务中,金砖国家发挥怎样的影响?

  米那:正如我之前所言,金砖国家银行在新兴经济体的努力下终于成形。因此,相比于西方的机构,金砖银行在欠发达的世界将产生更多的杠杆作用,并被这些国家更多的接受。因此,金砖国家银行必须铭记,其是孕育起源于世界贸易组织(WTO)争论之中,发展成为对发达经济体的一大挑战,探寻对现存的世界银行和国家货币组织的“党派制度”的挑战。

  《法制晚报》:金砖国家与IMF和世界银行的关系是否会发生变化?

  奥尼尔:很有可能的情况是,金砖国家利用现有的力量自食其力发展自己的银行,并给美国和欧洲带来更多的压力,促使他们为金砖国家在IMF和世界银行中增加分量、扮演更为主动的角色。

  简介:

  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英文首字母与英语单词的砖类似,因此被称为“金砖四国”。南非加入后,改称为“金砖国家”。

  “金砖四国之父”、著名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2001年首次提出金砖四国概念

  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金砖问题研究专家克里什内恩德拉·米那博士

  《法制晚报》:创建这个银行两年前就定下来了,但几次谈判搁浅。金砖国家主要分歧是什么?

  奥尼尔:的确,在融资比例、总部设立以及角色定位上,可能五个国家之间会存在一些分歧,这是不可避免的,五个国家不可能完全对所有的问题能够达成一致的看法。但是借着此次金砖峰会,金砖国家向外界表示,能够对上述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米那:这些问题中的很多其实已经得到了解决。例如关于金融银行的融资比例,成员国之间已经达成了一致。金砖银行的资本问题是主要的“症结”,但是俄罗斯财长安东·西卢阿诺夫称,金砖五国将平摊新开发银行的融资,7年内起始资金100亿美元。该行法定资本将定在1000亿美元。金砖银行将在2016年开始正式借贷。

  金砖国家有多边论坛,为他们提供了合作的机会和平台。尽管个别国家之间存在着问题事务,但是金砖国家提供了一个平台去讨论这样的“争论事务”,而通过这样有意义的对话能够为解决问题取得丰硕成果。 法制晚报

相关热词搜索:僵局 金融机构 银行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今日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