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第一个婴儿安全岛 运行一年多不堪重负

2015-03-17 17:00:12 来源: 中国广播网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央广网南京3月16日消息(记者杨守华 景明 江苏台记者刘浩邦)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年来,弃婴现象屡增不减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这些弃婴中绝大多数不是重病就是残疾。为了救助弃婴,一些地方设立“弃婴岛”。然而,弃婴岛在各地的出现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如今广州、厦门、济南等地弃婴岛已陆续关闭或摘牌。而像南京等一些城市虽还在苦苦支撑,但也面临着关与不关的挣扎。

  南京自2013年12月10日第一个婴儿岛试点运行,截至目前已经收治了超过400名弃婴童。这也让南京福利院不堪重负。这一次,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外国语学校教科室主任朱善萍在接受采访时旧事重提,在她今年的议案中,明确提出反对设立弃婴岛,并表示此举变相鼓励了弃婴行为。弃婴岛真的是变相鼓励弃婴的“纵容岛”? 弃婴岛撑不下去可以关门,而可怜的弃婴又该由谁来庇护?  

  2013年12月10日,南京第一个“婴儿安全岛”也就是弃婴岛试点运行。从那时起,福利院大门东侧这个小小的白房子,就从未闲着。 2014年南京福利院收留的孩子,是2013年的三四倍。就在今年的元旦小长假里,还有三对睢宁父母相约赶来,想把患有智障的孩子留在这里,最终被工作人员劝退了。

  南京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因为这小孩生命没有问题,通过你的智能培训,通过一些康复训练,还是能生存的,在我们的劝导下,同时我们也讲,弃婴是违法的,你这孩子完全可以养。

  接近99%的弃婴,都有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无法承受的医疗负担和照看压力,是家庭遗弃他们的主因。而这些压力,随之会转嫁到接受他们的社会福利机构中。以南京市儿童福利院为例,全部开支中医疗费用占了大头。

  朱洪:我们收的第一例就是恶性肿瘤,现在已经花了十几万了,这个小孩还在,另外还有一些小孩严重的心脏病,明显的缺氧缺血。

  随着南京弃婴岛的名气越来越大,全国各地的父母都跑来这里丢孩子。从接收的孩子来看,全都是外地来的,河南、山东、安徽,甚至还有东北的。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朱善萍带来了一份关于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议案。在这份议案中,她明确表示反对建立弃婴岛,建议就弃婴岛问题作出明确规定。朱善萍说,作为父母既然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来,就不应该把这份责任推向社会,遗弃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朱善萍:孩子是妈妈十月怀胎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法律规定,父母是第一监护人,监护人要执行自己的监护的职责,如果你自己不能监护,也可以委托家里的其他人来监护,你把孩子拎到(弃婴岛)实质是把个人的责任推给了社会,对这个孩子的生命也不尊重。

  朱善萍说,自己还曾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孩子闯过红灯最后把孩子放在弃婴岛,这一幕让她的心揪了起来,忍不住掉眼泪。

  朱善萍:我正好有机会在南京参观了儿童福利院,一部分是被家长遗弃的,一部分是被家长送到这里来的,孩子都有某种先天性的缺陷等等。尽管我们社会都很关心他们,儿童福利院创造各种各样的条件,里面各种玩具跟其他孩子都是一样的,也教他们识字,但是不如父母,毕竟不一样啊。这不仅仅是在人力、物力上带来很大的负担,最可怜的是这些孩子。

  不过记者从江苏省及南京市民政部门获悉,从保护婴儿权益的原则出发,南京的“婴儿安全岛”还会坚持运行下去。江苏省民政厅有关负责人透露,今年的《关于深化全省民政事业改革的意见》中已明确,江苏将稳妥开展婴儿安全岛设立试点。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卫计委主任王咏红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提出,应该应从源头治理,推行婚检,从根本避免遗弃婴儿的行为。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朱善萍指出,不但要以法律和制度为婚检、产检提供更多的保障,而且要通过宣传引导促进公众在理念上的改变,主动进行婚检、产检。另外,还应为有缺陷、病重儿童的家庭编织一张严密的社会保障网。

  王咏红:本来的目的是好的,但是当人们没有正确理解它的作用的时候,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太好的现象的产生。我觉得婚检是应该保持的,第二,爸爸妈妈在准备怀孕之前要了解,怎样避免残疾婴儿的产生。包括近亲不能结婚、孕期不能乱服药等等。这方面我们加强指导,从但个方面能够阻止这方面事情的发生。

相关热词搜索:第一个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今日热词